专车第一-”王鑫说-高邑新闻网

                                        • 时间:

                                        CBA裁判被误伤

                                        賺得多與少不是他首先考慮的,主要「開車改變了我的生活」。他說,第一批網約車的用戶,大部分都是學生、白領、互聯網和金融從業人員,素質很高,他在四季青附近接單時還談成了好幾筆網店服裝拍攝的合作。

                                        有一次跟朋友吃飯,王鑫講起了這些事,一個朋友說,你又不是沒錢,幹嗎受這個氣,不如別開了。

                                        跟王師傅的採訪約在他家樓下的一家咖啡館,他比約定時間早到了十幾分鐘,這是採訪前我們打的第二個電話。

                                        「白天睡覺,下午起床,晚上吃飯喝酒,第二場再去酒吧KTV或是搓麻將,這還沒完,第三場夜宵還要再喝一頓,經常要玩到天亮才回家睡覺!」王鑫說,花銷很大,有時一晚上吃頓飯唱個歌就要花掉好幾萬,大家輪着請客。

                                        平時喜歡攝影的王鑫悄悄在市場進行了調研,發現許多商戶都不知道怎麼拍照,一些商家為了省錢省事,自己買塊背景布,用卡片(相)機隨便拍拍就完事了。

                                        現在開專車每天工作8小時月均接280單

                                        在杭州有四套房,其中一套位於錢江新城,學區房。因為「不差錢」,朋友們想不通,他都43歲了,早出晚歸的開專車,圖什麼?

                                        「以前花天酒地都顧不到孩子,現在開車很好,孩子的成長他都能參与。」王鑫妻子說,每周,他還會陪女兒去游泳、健身,脂肪肝、膽固醇這些指標都下來了。

                                        2015年,滴滴推出了專車業務,有一天他接到平台的電話,邀請他加入專車行列。

                                        優步是什麼東西?喜歡鑽研新事物的王鑫馬上上網搜索,了解清楚后覺得,反正自己那麼空,與其吃吃喝喝遊手好閒,不如報名做個司機,也算個正經事。

                                        「精神萎靡、體力下降,有一次肚子痛去看急診,檢查是胃出血,醫生說酒喝得太多了。」王鑫說,生活和身體變得越來越差,那時女兒也出生不久,每天不正常的作息,連陪孩子的時間都沒有。

                                        因為第二天要出車,就算偶爾和朋友們聚會,晚上10點前他一定要回家,現在朋友們給他取了個外號叫王10點。

                                        他說自己當時眼眶一紅,轉過頭去連聲說謝謝,怕不小心眼淚水流下來讓乘客看到。

                                        「很多開滴滴的司機都是曾經輝煌過的,後來生意失敗了,一邊開滴滴一邊找機會創業,我是曾經日子不錯,現在也不錯,開滴滴就是為了改變生活狀態,有規律的日子有多好,我現在才知道。」

                                        一年多以前,王鑫所在的專車車隊選拔隊長,經過層層篩選,他成為了一支35人專車車隊的隊長,現在,他每天工作8小時,每個月平均開280單以上,月入過萬。

                                        得到認可的感覺特別好,原來沒事情干,每天吃飯喝酒KTV,現在每天早上穿得精精神神地出車,晚上準時收工回家,和家人吃晚飯,和愛人散步,陪女兒玩耍,早睡早起,生活特別規律特別充實。

                                        打第一個邀約採訪的電話時,他正陪着女兒妻子在上海一家大型遊樂園,「不好意思,我們在上海過萬聖節,女兒說這裏的氛圍濃……」

                                        收車下班的王師傅穿着一身西服正裝,走進咖啡館,身旁擺着一台電動滑板車,看見我,解開了西裝外套的第一顆扣子,起身左手摸了摸鋥亮的額頭,右手舉起咖啡杯笑着搖了搖,打了個招呼。

                                        做哪行能全是順心事呢?做哪行不會受點委屈呢?如果受點委屈就不幹了,半途而廢,自己當初也賺不到第一桶金。

                                        王鑫敏銳察覺到了商機,網店產品拍攝的市場需求會越來越大,是個好機會!

                                        果然,2010年後,四季青一帶的服裝市場開始了集體向線上銷售的轉型,王鑫開的攝像棚訂單源源不斷,每個月都能穩定掙到四五萬元。

                                        最初,他覺得很快活,因為在錢的問題上沒有太多煩惱。

                                        但了解他的人知道,月入過萬對王鑫來說不算什麼,早在2010年,他就賺到了第一桶金。

                                        還有的時候,王鑫能感受到少數乘客對專車司機這份職業的不尊重,比如路線問題,比如空調的溫度,比如提醒後排乘客系好安全帶,僅僅因為一些小問題,少數乘客會在下車時來一句,不就是個開車的么……

                                        生活規律精神充實脂肪肝都沒了在王鑫的微信朋友圈,現在最多的就是記錄女兒生活成長的點點滴滴。王鑫的妻子對丈夫開專車非常支持,她說,現在丈夫生活很規律,每天出車8小時左右,早高峰出去,中午回家吃飯,下午再開一會兒就回家。

                                        王鑫說,就是個圍城,外面的人覺得你有錢又有閑,多好,多幸福,可自己才知道,很空虛,精神上的空虛,喝再多酒也填不滿。

                                        就這樣,他成了杭州最早一批網約車司機。

                                        但第一個問題就是,沒有合適的車,他的座駕是一輛雷克薩斯的SC430,雙門跑車,只有兩個座位,不符合網約車條件,於是他以給老婆買車為理由,買了一輛凱美瑞,專門跑網約車用。

                                        可是慢慢地,他發現這樣的生活,對他來說不是什麼好事,每個月幾萬塊的開銷是一碼事兒,最重要的,他覺得自己的生活狀態和身體都變差了。

                                        王鑫也對現在的生活非常滿意,身體變好了,心態變好了,他說等過幾年開不動車了,打算去開一間餐館,做自己喜歡吃的食物。

                                        首席記者蔣大偉製圖李雪雪

                                        到2014年,王鑫的攝影棚規模不斷擴大,修圖調色的後期工作整體打包給外包公司,他反倒沒事情做了。

                                        一些商家轉戰線上銷售,然而在網上做生意靠的是照片,把服裝拍得好看就很重要。

                                        「朋友經常叫我去吃飯喝酒,別人可以說工作太忙推掉,可他們都知道我是個閑人,所以我實在是找不出理由,很多時候都是半推半就跟着去了!」

                                        2009年底,他拿出積蓄開了一家攝影棚,佔地300平方米,請了兩個專職攝影師,老婆負責財務,他負責坐在電腦前修圖調色。

                                        「開專車,說明你的車好,你的技術和態度好,我覺得挺有面子的,有的人覺得穿着正裝開車毛背嘞,我就覺得每天穿西裝打領帶去上班,特別有儀式感。」

                                        2013年,王鑫在下沙全款買了套140平米的房子,當時的單價是8000多;2014年,他又花了100多萬在三墩買了一套兩居室,單價2萬;加上原來古盪的房子和錢江新城父親留給他的房子,他一共有4套住房,錢江新城這套是天地實驗小學的學區房,留着自住,其他的出租,每個月有一兩萬的房租,4套房產的總價值隨着這幾年杭州房地產的持續升溫,已經翻了一倍甚至幾倍了。

                                        王鑫回頭一想,不對,開車也不都是委屈,也遇到過溫暖的事,比如有一次,中午12點遇到一位乘客在萬象城打車,乘客說,師傅我正在吃飯,您到地下車庫等我一會兒,停車費我會出的,王鑫等了10分鐘,一個打扮精緻的姑娘出現,手裡拿着一大盒飯菜,「師傅您辛苦了,中午應該還沒吃飯吧,我讓餐廳做了一份給您!」

                                        有錢的閑人很幸福?他說並不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王鑫說,那幾年收入高了,又沒事做,多出來的時間不知道幹什麼好,於是每天和一群有錢的朋友吃喝玩樂。

                                        王鑫原來在銀行工作,有次去朋友店裡逛,發現朋友掛在店裡的新款女裝都很好看,但網店拍出來的衣服則顏色暗淡失真,因此銷量不高。

                                        開專車受委屈朋友說你何苦做服務行業,受委屈是逃不過的,有一次,一個客人從城東到機場,有一條路限速60碼,對方說我趕飛機,你必須給我開100碼,否則我就投訴你!王鑫堅持按交通規則開車,結果吃了投訴。

                                        王鑫(化名)是一位滴滴專車司機,開網約車5年,也是杭州最早接觸網約車的司機。

                                        「帥哥,喝點什麼,隨便的話就給你點大杯焦瑪(焦糖瑪奇朵咖啡的縮寫)好不好?」

                                        只花錢不工作,想想都很爽,這樣的日子王鑫過了幾年,他說:「差點毀了我。」

                                        第一桶金2009年,被稱為中國女裝第一街的「四季青」遇到了市場成立20個年頭來的第一次危機:一些原來如日中天的爆款店鋪銷售額首次出現了下滑。

                                        他很想找點事干。成了杭州最早的網約車司機一次攝影棚一位客戶來送拍攝樣品,見對方沒開車,王鑫隨口問了句,下午這時段車不好打吧?對方笑笑,說是坐優步來的,半小時車程,才花了5塊錢!

                                        今日关键词:国奥绝杀塔吉克斯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