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东有限公司-2019年1月中信集团向中信国安提供2.5亿元贷款-蓬莱新闻

                                • 时间:

                                美联储利率不变

                                11月29日下午,記者以投資者的身份向中信國安辦公室反映中信國安基金電話無人接聽一事,中信國安辦公室人員表示無法聯繫到子公司,待了解情況后回復,但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而更值得一提的是,中信國安的第三大股東合盛源雖然地址在廣東珠海,但工商登記的電話與中信國安基金完全相同。

                                【等深线】影子里的中信国安

                                李榮祥的名字頻繁出現在中信國安主體信用評級報告和各種票據跟蹤評級報告中,材料顯示,李榮祥在中信國安擔任副董事長。其1966年生,大學學歷,曾任黑龍江省財政廳農業開發辦公室財務處副處長、處長等職務。

                                中信國安股權概況 記者 李超 製圖

                                而1980年出生的毛德一,在2014年2月中信國安改制完成之前,就是中信國安的董事之一。而在2015年7月,北京寶鼎入主北京合盛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占其中的95%股權。合盛源投資成立后,迅速承讓了中鼎集團持有的17.79%的中信國安股份,成為其第三大股東。如今北京合盛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已經遷往珠海,更名為珠海合盛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中紀委曾發文稱趙景文「利用國有企業的信譽和地位大搞權錢交易」,檢察院起訴其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財物,非法佔有公共財物,數額巨大,「依法應當以受賄罪、貪污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中信國安官方網站信息)危局何去何從?中信國安的資金困境早在2018年就已初顯端倪,當年9月,中信集團向中信國安提供了35億元貸款;2018年12月底,中關村(000931,股吧)銀行向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請求凍結中信國安銀行存款逾3億元,也曾引發市場關注,2019年1月中信集團向中信國安提供2.5億元貸款,用於償還拖欠的人員薪資。另據公開信息顯示,截至2019年初,中信國安整體有息負債規模達到1558億元。

                                今年1月,上市公司中葡股份發佈《關於公司控股股東部分股權被司法凍結的公告》,披露第一大股東中信國安持有的3.26億股股份,因北京銀行(601169,股吧)綠港國際中心支行申請訴前保全被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法院司法凍結,佔中信國安持有中葡股份四分之三以上的股份;次月,上市公司白銀有色也發佈公告稱,中信國安持有的全部白銀有色股份,因華鑫國際信託與中信國安金融借款合同糾紛一案被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司法凍結。由此,中信國安的資金困境逐步走上前台。

                                記者掌握的資料顯示,中信國安於2013年12月7日取得財政部批准(《財政部關於變更中信中信國安有限公司增資擴股投資方有關事宜的批複》),參与混改的為華泰汽車集團(以下簡稱「華泰汽車」)、廣東中鼎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東中鼎」)、河南森源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河南森源」)、北京乾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乾融投資」)、萬順置業這5家民營企業。相關資料顯示,新引進的這5家民企股東合計增資 80 億元,獲得了近80%的中信國安股權。

                                (聯合資信《關於中信中信國安有限公司主體及其發行的相關債券跟蹤評級結果的公告》)

                                改制后,中信集團由原先所持中信國安100%股權降為20.945%;另外5家民企股東,華泰汽車持股19.764%、廣東中鼎持股17.787%、河南森源和乾融投資均持股15.811%、萬順置業持股9.882%。

                                中信國安相關彙報材料 記者 李超 攝影

                                今年9月,據最高人民檢察院網站消息,中信集團原黨委委員、執行董事趙景文由於涉嫌受賄、貪污一案,由國家監委調查終結,經最高人民檢察院指定由湖南省長沙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近日檢察院已向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慧山創投和慧石科技成立后迅速入股中信國安基金,分別持有其中30.48%和23.81%的股份。這意味着,王雪冰已經成為中信國安基金的第一大股東。兩個月後的2016年8月,趙大鈞成為中信國安基金的法人代表,而趙大鈞則是王雪冰在慧山創投的合作股東。而有信息顯示,王雪冰則成為中信國安基金的諮詢委員會主席。

                                6月27日,中信國安發行的2018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據(18中信國安MTN001),因未按時兌付利息構成實質違約。中信國安就此在公告中稱,由於公司當前資金鏈十分緊張,「18中信國安MTN001」利息兌付仍存在不確定性。時至該中期票據最新一次公告是在10月9日,主承銷商中信證券(600030,股吧)發佈了《未能按期足額償付利息後續進展情況的公告》,僅提出「督促發行人儘快制定並推進償付方案,落實償付資金」。這也意味着「18中信國安MTN001」利息兌付仍未能取得有效進展。11月6日,上清所發佈消息稱,中信國安2014年度第二期中期票據未能按期足額償付本息,構成實質性違約。

                                潮水退卻時,才知道誰在裸泳。如今中信國安危機爆發,卻只有中信集團援助,其他股東則未見援手。

                                而萬順置業是中信國安股權最少的股東,其成立於2001年,由自然人白少良和劉玉珍投資,其中白少良佔76%的股權。旗下控制的企業包括天津鼎泰置業、天津財富置業、天津順投商貿等。有關資料顯示,白少良生於1959年9月。其萬順置業已經發展成主營房地產,兼營物業管理、餐飲等集團性企業。

                                而在第三大股東合盛源投資中,目前兩個自然人馬驍和毛德一分別持有其中的3.5%和1.5%的股份,其中馬驍擔任執行董事、經理,毛德一擔任監事。

                                王雪冰出獄后,雖不能在銀行系統任職,但卻仍未完全脫離其長袖善舞的資本市場。公開資料顯示,王雪冰控股了中信國安旗下的中信國安(北京)基金管理公司(以下簡稱「中信國安基金」),並任重要職務。

                                不僅如此,作為中信國安的第二大股東鼎尚投資註冊資金僅為5000萬元,而根據天眼查顯示,該公司2016年年報信息顯示只有1人繳費的社保信息,而到了2017年和2018年年報時的社保繳費信息為0。且該公司登記的註冊地址是哈爾濱市香坊區新成街道辦事處,該辦事處工作人員稱沒聽說過這個地方有鼎尚投資。

                                工商資料顯示,2016年6月,王雪冰等人在北京成立了兩家公司:一家名叫北京慧山創投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惠山創投」),王雪冰佔60%的股份;另一家名叫北京慧石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慧石科技」),王雪冰佔42.86%的股份。在兩者中王雪冰都是第一大股東。

                                稍晚于中信國安改制完成,中信國安基金於2014年8月成立,由中信國安發起設立,由中信國安原董事長李士林繼任改制后中信國安的董事長。2016年8月吸收慧山創投和慧石科技后,中信國安逐漸成為其中的小股東,其認繳額為363.6萬元,佔全部股份的17.31%。

                                據悉,在中信國安「混改」時,鼎尚投資、共和控股、萬順置業投入的資本額分別為14.1545億元、11.3235億元、7.0772億元,而三者的註冊資本依次為0.5億元、2.5億元、1億元。

                                趙景文在中信集團工作33年,曾組建中信集團法務部,並擔任中信集團法務部主任以及負責法務的副總經理多年,並曾兼任中信生態環境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中信旅遊集團有限公司、中信紅河產業開發有限公司等公司董事長,在中信集團執行董事、副總經理的職位上退休。

                                記者 李超 北京報道近兩年,多家大型企業集團相繼爆出存在流動性風險和債務兌付危機,這其中中信中信國安(000839,股吧)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信國安」)的債務危機格外引人注意,而這並非中信國安的全部所在。混改之下,在中信國安的身邊,似有「影子」縈繞,這些影子既陌生,又似乎該被人們知曉。

                                毛德一出生於1980年,碩士學歷。曾在中銀國際控股有限公司和高盛高華證券有限責任公司投資銀行部任職,中信國安基金成立時曾擔任副總裁,王雪冰成立慧山創投和慧石科技兩個公司時,毛德一是其中的股東之一,後來曾任中信國安基金的法人、總經理;毛德一的另外一重身份是中信國安董事。

                                進入2019年,中信國安的債務問題便開始集中爆發,愈演愈烈。

                                昔日高管除王雪冰現身中信國安外,亦有中信集團系統內昔日的高管等人員出現在混改后的民企當中。

                                天眼查資料顯示,鼎尚投資、共和控股、萬順置業都曾將自己所持股權的中信國安股份質押給巨合(上海)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以下簡稱「巨合股權基金」)和瑞煜投資進行融資。其中鼎尚投資在2016年12月20日曾向巨合股權基金質押融資7億元。

                                根據新三板企業報閱傳媒(838506.OC)2016年10月的公告披露,該公司股東西藏滿庭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的執行合伙人為中信國安基金,委派的代表就是馬驍。

                                「混改」與趙景文今日的中信國安,作為大股東的中信集團持股20.94%,其他股權則分佈在黑龍江鼎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鼎尚投資」)、珠海合盛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合盛源投資」)、共和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共和控股」)、瑞煜(上海)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以下簡稱「瑞煜投資」)、天津市萬順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萬順置業」)等自然人持股的民營公司手中。

                                同時,第三方信用評估機構聯合資信已經再次將中信國安的評級下調,由最初的AA級調整到目前的C級,並提示「中信國安的持續經營能力存在不確定性」。

                                另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10月17日發佈的信息顯示,中信國安因「被執行人無正當理由拒不履行執行和解協議」被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多位權威消息人士告訴記者,趙景文作為中信集團的原「法務部主任」,曾參与中信國安混改方案的有關工作。

                                其中瑞煜投資的法人陳凡,同時擔任香河安晚企業管理公司的法人。香河安晚企業管理公司則是中信國安控制的世紀愛晚投資有限公司和中信國安第一城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投資的企業,並曾擔任中信國安控制的天津國安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

                                王雪冰與徐放鳴隨着時間的推移,當年參加混改的民營企業有的已經退出,而對於退出條件並沒相關的公開信息。但有關信息顯示,目前的民企股東中包括王雪冰。

                                此外,共和控股則於2015年5月19日將股權進行質押,擔保債權數額16億元,質權人同樣是巨合股權基金。萬順置業則分別於2015年2月4日、7月23日、10月28日三次將股份質押給巨合股權基金,被擔保債權數額分別為5億元、6億元和1億元。同年12月4日,萬順置業還將股權質押給了中信國安間接控制的瑞煜投資。

                                通過中信國安基金,王雪冰成為中信國安的間接股東。有意思的是,早在2015年9月,合盛源投資(中信國安第三大股東)與中信國安基金共同成立北京寶鼎百川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以下簡稱「北京寶鼎」),中信國安基金作為執行事務合伙人。而在成立兩個月後,大業信託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大業信託」)取代合盛源投資,成為北京寶鼎的股東。大業信託則是財政部下屬的東方資產管理股份公司控制的企業,其出資25億元,而中信國安基金作為執行事務合伙人,受權對外負責北京寶鼎的日常業務,北京寶鼎又出資控制了合盛源投資95%的股份。而合盛源投資是中信國安的第三大股東,由此王雪冰成為中信國安的間接股東。

                                值得注意的是,王雪冰控制的慧石科技還有兩位自然人股東毛德一和徐放鳴,這與曾擔任財政部金融司司長兼中央匯金董事的徐放鳴同名;財政部前官員徐放鳴於2005年落馬,2006年9月以受賄罪被判無期徒刑,上訴後於2006年11月改判有期徒刑13年,二人是否為同一人,尚未得知。據消息人士稱,二人確為同一人。工商資料顯示,徐放鳴參与註冊的公司最早時間為2016年。

                                記者致電中信國安一位中層幹部,了解徐放鳴和王雪冰的身份以及混改的股東情況,該中層幹部表示在網上看到過說參与中信國安基金的股東徐放鳴和王雪冰以前在財政部和中國銀行任職的消息,但具體身份不清楚。對於其他問題該中層婉拒了回答。

                                目前的瑞煜投資是中信國安的第四大股東,該企業由平安信託有限責任公司出資3.6億元,中非信銀(上海)股權投資管理公司出資10萬元作為執行事務合伙人。天眼查顯示,2015年7月前,中信國安出資1億元,占瑞煜投資的99.9%的股比。瑞煜投資成立於中信國安混改之前的2013年8月,中間幾經變更,而中非信銀(上海)股權投資管理公司的股東包括中信國安、白銀有色產業集團、中非發展基金有限公司、杭州長三月投資管理合夥企業等,其中中信國安和白銀有色產業集團的股權佔到了60%,而白銀有色產業集團則是中信國安的下屬企業。

                                記者多次撥打惠山創投和慧石科技的電話求證上述公司的股東徐放鳴與財政部原金融司司長是否為同一人,但撥打后發現惠山創投和慧石科技工商登記的電話與中信國安基金工商登記的電話完全相同,且一直無人接聽電話。

                                中信國安的第五大股東共和控股,其成立於1999年,由自然人關鑫和張岩投資,其中關鑫佔99%的股權。共和控股旗下控制的企業包括首都置地、融合通訊、星馳汽車、領鈞技術等。

                                (ID:depthpaper)記者掌握的多份相關材料顯示,曾在42歲擔任中國銀行(601988,股吧)行長、后因貪腐案件被懲處的王雪冰在刑滿后,以各種身份和形式與混改之後的中信國安發生關聯,而在這份名單中,還有徐放鳴的名字。徐放鳴的名字曾經出現在一份貪腐案件的判決書上,其身份是財政部金融司原司長。

                                在混改之初,中信國安向上級彙報時的二股東是華泰汽車,不過5個月後華泰汽車將上述股權轉讓給東北的一家裝飾公司——黑龍江鼎尚裝修工程有限公司,持有原定華泰汽車持有的19.76%的股份。2016年3月,黑龍江鼎尚裝修工程更名為黑龍江鼎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一直持有股份至今。

                                王雪冰曾被稱為「金融奇才」,曾在國際金融界顯赫一時,其42歲即任中國銀行行長,后擔任中國建設銀行(601939,股吧)行長,2002年其因收受賄賂、瀆職等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

                                而中非信銀(上海)股權投資管理公司及母公司中非信銀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均為孫亞雷一人。孫亞雷1968年4月出生,中國人民大學工業經濟管理專業畢業,大學學歷。歷任中信集團總經理助理、中信股份總經理助理、中信國安信息產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中信21世紀有限公司執行董事、中信國安葡萄酒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南非第一黃金公司董事長、雲南礦業公司董事長,亦曾擔任中信國安副董事長、總經理。

                                天眼查顯示,中信國安第二大股東鼎尚投資的高管負責人中,其創始股東曹立春和范淑春先後離開公司高管崗位,譚啟慎、于春竹、李榮祥等人先後進入公司,其後譚啟慎、于春竹又離開公司。目前,曹立春和范淑春已經回到公司,其中曹立春擔任法人代表、執行董事,范淑春擔任監事,而李榮祥擔任總經理。

                                中信國安《2017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資券募集說明書》顯示,上述三大股東所持股份當時已經全部質押。

                                根據公開信息顯示,中信國安隸屬於中信集團,系中信集團旗下最大的實業一級子公司。這家企業在混改后迅速擴展,總資產一度達到超過2000億元。現在,他的命運何去何從?

                                今日关键词:首架电动飞机首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