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山阳县-由于已经有十多年没有去过太白洞了-怀来新闻

                                        • 时间:

                                        亲爱的客栈3合影

                                        建在半山腰的佛塔沒了「我也是在上網時,無意中看到了這段拍攝太白洞的視頻,太白洞就在我們村上,我小時候上去過一次。不過變化太大了,現在沒人看管,很多地方都損壞了,太可惜了!」9月29日,得知記者欲前往太白洞探訪,山陽縣色河鋪鎮趙家垣村村民小蔡說,那裡的地形他熟悉,可以幫忙帶路。

                                        「去年,我還請來一個開挖掘機的師傅,上到太白洞查看地形,打算修條路,把挖掘機開上來整修一下環境,後來苦於沒有資金,這事就撂下了。」老孫呼籲有關部門能夠加強對太白洞的管護,修復破損文物、徵集散失文物,把這處千年古剎保護好。「希望有朝一日,太白洞能夠重現昔日盛景!」老孫說。

                                        隨意堆放的碑刻「太白洞現存廟宇為清朝建築,並遺有皇家御賜碑刻兩塊,殿堂五間,但均已破敗,屋頂殘缺,荒廢多年,亟待維修。」2012年,一個名叫許誠輝的人來到山陽縣太白洞,拍攝了一段視頻上傳到網絡,呼籲信眾捐資維修廟宇。近日,這段7年前拍攝的視頻被網友翻找出來並在網上熱傳,太白洞,這個藏在秦嶺大山深處,鮮為人知的廟宇終於走進人們的視線。

                                        徐文攀(1781~1863),別名秀桂,祖籍湖北通山縣,20歲逃荒來到山陽縣,住色河鋪鎮峒峪口村,和一個討飯女結婚。最初,小兩口以賣柴做豆腐為生。經過多年辛勤打拚,徐文攀有了一些積蓄,於是置買良田數畝,召集工匠修建新房。在打牆挖土中,其妻路過踏一串腳印,挖土人有意留着腳印不挖,取笑其是「大腳片」。聽到大家的嬉笑后,徐文攀感到臊氣,等到天黑人散后,便拿着鋤頭挖掉妻子留下的腳印,意想不到的是,竟然挖出了一罐子銀錠,一夜之間成為當地首富。

                                        走進洞中,呈現在記者眼前的景象更為壯觀:洞高約50米,深15米,寬50米,洞內廟宇為清代石砌拱頂建築,分中殿與偏殿,中殿分別為大雄寶殿和靈官殿,偏殿繪有「十殿閻羅」和《西遊記》中太上老君修道等場景的壁畫。洞頂石層嶙峋,滲出的水滴從高處滴落在石板上發出清脆的滴答聲,讓寂靜落寞的廟宇有了些許生氣。「太白洞最早是佛教寺廟,近幾十年來成了道教場所,過去香火旺得很,每天前來參拜的信眾絡繹不絕,你看,那些石碑上都有記載。」老孫指着十幾通橫七豎八倚靠在大雄寶殿和靈官殿牆根的碑刻說,太白洞在歷史上經歷了數次興衰更替。

                                        太白洞廟位於山陽縣趙家垣村,因修建在大秦嶺太白洞旁,故名太白洞廟,始建於明代,清代多次重修。近年來由於無人看管,破壞嚴重,僅存偏殿三座和大雄寶殿、靈官殿各一座,石供桌、石匾額等廟宇構件30餘塊,另有10多通碑刻。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太白洞廟內的石刻構件竟被當地村民拿回家砌了豬圈。熱心群眾呼籲,有關部門應該儘快採取保護措施,讓太白洞廟不再「受傷」。

                                        徐文攀富不忘窮,以善為樂,捐錢舍施太白洞廟,在王家灣辦起一所私塾,用重金聘請教師,免費招收方圓數十里貧苦兒童入學。還買地40畝,低價租給附近村民耕種。同治元年(1862)十二月,太平軍扶王陳得才二次入陝,所部張第才同四川起義軍藍二順由鎮安來攻山陽,途經牛耳川,粗糧野菜食之凈盡。大軍到峒峪口,徐文攀捐助軍糧十石,要義軍不擾貧民。徐文攀夫婦死後,合葬于王家灣,墓碑聯語「椿萱並茂千年秀,丹桂長生百世香」。

                                        配殿内的壁画

                                        記者在現場看到,多數碑刻遭人為刻畫破壞,道光七年《重修正殿》功德碑等碑刻被人拿來做了水池的擋板,大雄寶殿內的神像破損嚴重。記者在查閱陝西省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資料時得知「太白洞內存明、清鐵鍾二口」,然而尋遍整個廟宇,只看到了一口鐵鍾,另一口鐵鍾已不知去向。「還有那些帶花紋圖案的石板被人拿走,修了豬圈。」當天下山返回途中,記者在一戶村民門前,見到了老孫所說的「被修了豬圈」的石刻構件,幸運的是,由於豬圈已經廢棄不用,加上刻有精美圖案的一面沒有外露,保存完好。

                                        洞内庙宇保存现状堪忧

                                        「自來境地相形則洞府與塵埃殊焉,廟貌相形則華麗與樸陋殊焉,太白古洞雖由生成,其中修造向來多用瓦木,董事者因其濕漏易壞,難以永遠,前年重修正殿,純用石工。數年之間,煥然一新,閱者咸嘉其堅固焉。惟東邊佛典棟宇斜欹,勢將傾頹,未成完壁,祀神者未免有輕重之異議。於是,照正殿模規,一切壁牖仍用石工重修……」記者發現,現場遺留下來的碑刻大多為清代修建廟宇的功德碑。

                                        徐文攀富不忘窮禁賭碑警示後人碑文中多次提到的徐文攀名氣可真不小。

                                        碑文記載太白洞興廢滄桑在大山中穿行一個小時后,記者終於到達太白洞,眼前一下子豁朗起來。弧形的洞口猶如一輪彎月,鑲嵌在刀削斧斬般筆直俊俏的巨大岩壁上,站在洞口前,可以俯瞰層層疊疊的遠山。

                                        「找我(帶路)你們可真是找對人了,洞上我經常去,以前那裡沒電,還是我自己掏錢買了電線,找人幫忙給太白洞通上了電。」在老孫的帶領下,大家很快就爬到了半山腰一處緩坡處。「在我的印象中,這裏過去建有很多佛塔,由於人為破壞,現在已經連一座都沒了。」老孫嘆息地連連搖頭。

                                        文/圖本報記者趙爭耀

                                        「不少東西都叫人盜走了,還有一個好香爐都叫人家盜走了,關鍵是沒人管理。」老孫憂心忡忡地說,如果再沒有人來保護太白洞,恐怕以後什麼都沒有了。

                                        秦嶺山脈延伸至商洛,有一條巨大的山體橫亘山陽縣境內,那便是鶻嶺。鶻嶺的中部是海拔2000多米的4A級旅遊景區天竺山,當鶻嶺從天竺山向西一路奔涌數十里,到了山陽縣城附近,接連爆出幾個起伏錯落的山尖尖,形似筆架。據山陽縣誌記載,這座山頭被稱為「筆架山」,筆架山最高的那個山頭叫作饅頭山。太白洞就坐落在饅頭山上。9月30日一大早,記者乘車趕到山陽縣城與小蔡會合,租用一輛的士前往趙家垣村。從村口進到山腳下還有一段路,路面狹窄崎嶇,步行大約需要40分鐘。由於已經有十多年沒有去過太白洞了,加上山高林密,小蔡有點擔心,為了確保安全,決定再找一位嚮導。「要去太白洞啊,走,我帶你們上山。」聽說記者是去太白洞,正在家中吃飯的63歲村民老孫二話不說,放下碗筷就出了門。

                                        「太白洞乃前朝古剎,自明末之際,黎民俱沒,人煙踈稀至。」從一通道光二十九年《萬古流傳》的功德碑上記者得知,太白洞廟始建於明代。乾隆三十八年,一個名叫程盈周的人來到太白洞,看到廟宇毀壞嚴重,神像傾倒坍塌,只剩下正殿一尊彩繪顏色脫落的聖像。眼前的狀況讓程盈周「發心向善,蓬頭赤足,願入沙門」,自此,程盈周法號智禛,四處化緣,重修正殿,太白洞廟宇香火漸盛。道光十年之後,山陽連遭幾年天災,民眾困苦,難以繼日。沒有了捐助,太白洞廟只好將所置產業典當給徐文攀、張太盛等人,日後再原價贖取。萬般無奈之下,廟內僧眾各自散去,雲遊四方募集化緣。從道光十五年起到道光二十七年,在住持真林的努力下,得到徐文攀等信眾的幫助,太白洞廟不但贖回了曾經典當出去的產業,而且還置辦擴大了廟宇地面,香火再度興盛。

                                        期盼太白洞能重現昔日盛景坍塌的牆體、破損的碑刻、散落的石質構件……由於太白洞已經多年無人看管,廟宇建築均有不同程度破損,部分器物被人為毀壞、盜走,保護堪憂。

                                        自古以來,賭博因嚴重的危害性為有識之士所詬病。在大雄寶殿右側牆根處,記者發現了一通清道光二十八年的禁賭碑。碑文記載,當時每逢「聖會」,來太白洞朝山進香者摩肩接踵,令人想不到的是,竟然有好賭之人混進人群,在太白洞內聚眾賭博,而且賭風愈演愈烈,貽害無窮,淳樸的民風遭到破壞,雞鳴狗盜之事接二連三,社會秩序破壞殆盡。故民眾對此深惡痛絕,禁賭已勢在必行,於是當地鄉賢及有識之士聯名立起了這塊禁賭碑,以儆效尤。

                                        今日关键词:陈坤倪妮聚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