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医生-27岁的周南成为了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的一位医生-隆安新闻

                                          • 时间:

                                          陈乔恩谈女性四十

                                          那次為期一年的進修,周南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原本對風濕免疫疾病並沒有深入了解的她,進步飛快。每隔幾天,她會敲開張奉春辦公室的門來諮詢遇到的案例和疑問。張奉春發現,這個一直以來話不多、不張揚的女孩兒,有股子韌勁兒和拼勁兒,「她肯學,肯下功夫。」

                                          畢業進藏「未知挑戰多 但我不想留遺憾」

                                          2014年,張奉春接到周南打來的電話,「張老師,我們的實驗室可以準確地報告自身抗體的結果了,而且有很多西藏各地送來的標本,以後我們有關風濕免疫疾病的抗體檢查基本可以不出西藏了。」

                                          2007年周南從西藏旅行回來,和同學聊起畢業想到那邊工作的想法,沒想到2009年畢業后,她真的這麼做了。趙久良回憶,當時全年級120多名畢業生,90多人都留在一線城市的大醫院,30多人出國繼續深造或者到公司就職,只有周南做出了一個非常特殊的選擇。

                                          這是2018年,周南作為優秀校友代表,在母校北京協和醫學院畢業典禮上分享自己在西藏的工作感悟時說的一段話。自律、謙卑、勇敢和善良,是她分享給學弟學妹的四點箴言,也是她本人從醫10年一直堅守的原則。

                                          作為八年的同班同學,趙久良對周南的印象是性格平和,低調,不太愛與人交際,有人需要幫助,她絕不推脫。他記得周南平日喜歡打打太極,假期當背包客,四處走走看看。專業學習之餘,外語也很過硬,英語是強項,還自學了德語。

                                          張奉春感受到了周南的喜悅,也深知這其中的不易,「為建立實驗室,西藏的醫院派醫生來我們這裏學習,回去操作發現問題后再回來,非常艱難的一個過程。」

                                          趙久良萬萬沒想到,周南再次回到同學們的視野是因一份訃告。記者從四川蒼溪縣縣委宣傳部得知,周南是因車禍意外去世。

                                          「我們都不敢相信,因為幾率太小了,最後同學給她爸爸打電話,得知他正在趕往事發地的路上,才證實真的是她……」趙久良不能平靜。

                                          當時,整個西藏地區沒有一所醫院有風濕免疫科,西藏在這個領域完全是空白的。對於患病的西藏人來說,只有少部分人能夠承擔起巨大的經濟壓力往返于內地大城市診斷和治療。更多患者只能因得不到正確的診斷和治療而忍受巨大的病痛。

                                          卓瑪因為白血病直接從學校送到了醫院,身上還穿着校服。周南接診的這位患者,儘管她出了準確的診斷,卻因為醫院不具備治療的科室和條件而無力醫治。周南永遠也忘不了她和女孩當時的對話:「(她)跟我說,就是希望我一定要救救她,她未來還有很多理想。然後我當時也跟她說,一定會好好救她。最後的結果就是沒有實現我的這個承諾吧,沒把她救回來。」還是在2018年《中國好醫生》的紀錄片中,周南看着鏡頭回憶往事,說著說著聲音哽咽了起來。

                                          張奉春清晰地記得周南說,「到西藏來工作是一次暑假旅行后的決定,也是那個夏天她最大的收穫」。

                                          「如果我去西藏,固然會很多未知很多挑戰,但也有可能會有精彩的發現,而當時我如果不去的話,我年老時回顧自己的青春,有可能會感到後悔。而我不想後悔,不想留遺憾。」

                                          2019年7月,北京協和醫學院2001級畢業班在北京舉辦了畢業10周年的聚會,周南沒有出席,而是通過PPT問候。

                                          意外離世「這麼一個有志的青年醫生走了」

                                          當醫生是非常有成就感的,醫生可以在患者最絕望、最無助的時候給予他們最直接的幫助。——周南

                                          張奉春說,就算在內地很多成熟醫院,要建立一個科室需要花很多年時間,建立以後要做到能應對多數危重和疑難情況,也要費很大勁。但周南和她的同事們兩年多的時間里做到了這些,張奉春用「驚人」來形容,「她做了件偉大的事兒」。

                                          周南生前工作照。圖/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校友會官方微信公眾號

                                          周南 自願進藏的「中國好醫生」  遇車禍身亡年僅37歲;10年前從北京協和醫學院畢業后赴藏,牽頭創立西藏第一個風濕免疫科室

                                          帶着這些知識,周南返回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和同事開始籌備組建風濕免疫科。兩年多的時間,在周南的推動下,西藏第一個風濕免疫科逐漸成形。

                                          「當醫生是非常有成就感的,醫生可以在患者最絕望、最無助的時候給予他們最直接的幫助。在未來的職業生涯中,一定要有底氣、有自信,以我們的職業為榮。」周南這樣與母校學弟學妹們分享自己的感悟。

                                          新京報記者 張靜姝 實習生 曾培銘

                                          姓名:周南性別:女年齡:37歲去世原因:車禍去世時間:8月2日生前工作:醫生「北京有50多家三甲醫院,多一個醫生少一個醫生可能差別不大。」2018年《中國好醫生》紀錄片里,穿着白大褂和墨綠色棉馬夾的周南對着鏡頭說,「但是如果在西藏的話,可能很多生命,有可能因為我的存在得到了挽救。」說到後半句,她的嘴角控制不住地向一邊咧開,露出了一半的笑容。

                                          周南說,她想要去西藏當醫生的想法萌生於2007年的一次旅行。那是她第一次進藏,意外救治了一位身患肺炎生命垂危的老人。她親身體會到了雪域高原醫療條件的薄弱,有時一個普普通通的疾病就會奪走病人的生命。2009年9月,周南正式成為了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的一名醫生。

                                          2013年4月,一位14歲藏族小女孩卓瑪的逝世,使得周南又做出了人生中的一個重要選擇:要在西藏成立第一個風濕血液科,決不讓悲劇重演。

                                          到西藏工作后,周南與趙久良也有交流,但多是基於醫療業務方面的。尤其是在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建立了風濕免疫科以後,在協和醫院風濕免疫科工作的趙久良會和周南一起交流案例,討論患者病情。

                                          2009年,在北京協和醫學院學習了8年的周南順利畢業。她選擇到西藏從醫,同年9月,27歲的周南成為了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的一位醫生。2014年5月,周南牽頭創辦的風濕免疫血液科在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正式成立,32歲的周南擔任科副主任。2017年,周南獲得央視年度「最美醫生」稱號。2018年被中央文明辦、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評為「中國好醫生」。2019年8月2日,周南因車禍不幸意外身亡,享年37歲。

                                          趙久良感受到,周南在西藏的工作進行得很艱難,整個醫療環境和醫療團隊的水平和認識,與內地有不小差距。「但周南從來沒有過回北京的想法,她說要去適應環境,儘可能提升當地醫生的素質和水平。」

                                          北京協和醫院風濕免疫科主任張奉春仍記得8年前的一天,一個安靜並略帶羞澀的年輕女醫生輕輕敲開他辦公室的門,「我是周南,2009年畢業的北京協和醫學院八年制畢業生,現在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內科工作。」

                                          儘管張奉春給周南上過課,但當時他對這個安靜的女孩子印象不深。直到2011年,已經在西藏工作了兩年的周南決定回到北京協和醫院風濕免疫科進修,這才引起了張奉春的注意。他首先感興趣的是這樣一個年輕女孩子,接受了國內頂尖的醫學教育,可以在任何條件好的城市追求更好的物質生活,為何卻選擇了西藏去當醫生。

                                          對於醫學研究來說,一年的時間很短,但周南很快掌握了風濕免疫病臨床與基礎的基本知識和技能,張奉春評價當時的她,「是一個完全具備專業技能的成熟的風濕免疫病專科醫生」。

                                          周南說:「人生很多選擇,但如果再來一次,我還是這個選擇。」

                                          周南決定,她要有所突破。重大突破牽頭創立西藏地區第一個風濕免疫科

                                          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的要求是新入職大夫必須在基層單位,也就是鄉鎮醫院工作2-3年,然後再在本部任職。10年前的鄉鎮衛生院,不僅條件艱苦,而且沒有搶救高原反應的條件。據丁香園2018年的報道中稱,入職沒多久高原反應就給周南帶來了巨大的影響:說話費力、記憶力減退、站着查房半小時就喘不過氣。加上每天龐大的工作量,2012年開始,周南開始因為缺氧而每晚都失眠。

                                          8月5日晚上,張奉春也在微信上收到同行發來的訃告,「周南」兩個字刺痛了他的眼睛,「我知道,上面說的就是我認識的周南,那個安靜、專註的周南。這麼一個有志的青年醫生走了。」

                                          今日关键词:陨石坠落吉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