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基督城是新西兰第三大、也是南岛最大城市-东台新闻

                                            • 时间:

                                            李心草溺亡通报

                                            新西蘭之美,比想像中更美。從香港直飛奧克蘭,搭通宵航班往返逾二十小時,累但值得。上周,香港潮人代表團一行二十多人,在香港潮屬社團總會主席陳幼南、永遠名譽主席蔡衍濤和許學之、香港潮州商會副會長黃書銳等帶領下,前往新西蘭出席第二十屆國際潮團聯誼年會,順便到這個位於南半球的南太平洋島國玩幾天,主要行程在南島:基督城、翠斯(小鎮)、皇后鎮,然後從皇后鎮搭內陸航班回到北島的奧克蘭出席會議。

                                            而我最想多停留的是基督城(Christchurch)。基督城是新西蘭第三大、也是南島最大城市,有三十多萬人口,二○一○、二○一一年的兩次大地震,幾乎摧毀了基督城,至今重建仍在持續進行中,這座城市最重要的地標、有一百年歷史的大教堂也遭到重創,由於損毀非常嚴重,當局決定不再重建。但對基督城打擊更大的,是發生在半年前、震驚新西蘭全國乃至全世界的槍殺案,二十八歲澳洲籍白人布蘭頓(Brenton Tarrant),連續槍擊兩座清真寺,導致五十死五十人傷,冷血兇手更透過FB直播大屠殺過程。媒體報道,這是一起宗教仇恨引發的屠殺慘案。我在基督城停留時,實在無法將這個平和安靜、花園般的美麗城市,和腦海裏那個冷血槍手瘋狂掃射的電視鏡頭聯繫起來。天災破壞的建築可以重建,而仇恨扭曲人性釀成血腥濫殺,慘死的無辜者卻永遠無法重生,家人親友心靈上的創傷,以及社會的撕裂,亦難以在短期內修補復原。這個血淋淋的教訓,無論基督城、新西蘭,還是其他國家和城市的民眾,都應當牢牢記取。慘劇發生之後,新西蘭潮屬社團向基督城槍擊案受害者家人捐款逾二百萬紐元,摺合超過一千萬元人民幣,出席國際潮團聯誼年會的多位新西蘭政要在致辭時,一再對華僑捐款善舉表示感恩。

                                            此行最美是皇后鎮(Queenstown),位於南島西南部,據說皇后鎮是當年專門為英女王而建的,純英式設計風格,可是英女王從來沒有來這裏住過。九月的南半球正是初春時節,天公作美,氣溫在攝氏零度至十幾度之間,一望無垠蔚藍的天空下,連綿不斷的南阿爾卑斯山上白雪皚皚。我們從所住的酒店驅車四小時到米佛峽灣(Miford Sound)國家公園,然後乘搭遊艇遊覽有世界第八奇跡之稱,由冰湖和海水切割而成的米佛海灣的雄奇景觀:群峰懷抱、陡峭岩壁、映日冰川,還有無數懸掛在峭壁上的大小瀑布,最長一條波文瀑布落差達一百六十五米,瀑布的水珠飛濺到遊客的身上,導游說這會帶來健康和好運,話音未落,突然在瀑布跌落水面處劃出一道數十米長的彩虹!驚喜陸續有來,我們看到岸邊曬太陽的海豹,更有成群的海豚在我們的遊艇前後左右跳躍嬉水,船上驚叫聲此起彼伏,的確比起在海洋公園看到的海豚表演,精彩何止百倍!連船員也說我們非常幸運,因為他們常常幾個月才能見到一次海豚戲水呢。遊艇在峽灣盡頭進入南太平洋時回程。

                                            正準備動筆寫一篇新西蘭紀遊,偶然看到年輕記者H小姐在朋友圈發了顧城的一首詩:在醒來時/世界都遠了/我需要/最狂的風/和最靜的海……我很好奇,問她為何會喜歡顧城?她回答「純粹喜歡這首詩的意境」。嗯,有點意思。三十多年前,顧城以及矇矓詩派,在內地大學校園幾乎無人不知,一首「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成了一代人的共同記憶。後來顧城去了新西蘭,後來發生了……還是不說顧城,說說新西蘭吧。

                                            第二天我們離開基督城市區,來到附近的第卡波湖,湖光倒映藍天、白雲和遠山,湖邊山丘上有一座石造的好牧羊人教堂,很小,大概能容三十人左右,據介紹,這裏是早期來到當地的牧羊人家的宗教中心,我走進去,一對韓國情侶坐在後排竊竊私語,從講壇背後的窗口外望,彷彿聽見遠山在呼喚。真是巧合,這座教堂的神父曾經在香港居住過十年,知悉我們來自香港,第一句就問我們:香港還好嗎?為何會發生這些事情?我們的團長陳幼南博士和其他幾位團友,如此這般向他解釋……

                                            圖:基督城內的百年大教堂不復在

                                            今日关键词:湖南埋尸案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