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其實也並不能讓我們真正知道「屠呦呦」這個名字-凤县新闻网

                          • 时间:

                          阚清子回应被淘汰

                          依稀記得,屠呦呦在獲得諾貝爾獎時,就曾多次發言表示「研究還要繼續」,這個時年八十五歲的老人沒有食言——如今,她和她的團隊成功完成這項挑戰,可見這位八十九歲的老人還不休、不屈在路上前行着,努力着。

                          屠呦呦研究出的青蒿素主要用於治療瘧疾,這項疾病的學術解釋是:經按蚊叮咬或輸入帶瘧原蟲者的血液而感染瘧原蟲所引起的蟲媒傳染病。據世界衛生組織報告,全球大約百分之四十的人口受瘧疾威脅,每年有三點五億至五億人感染瘧疾,一百一十萬人因瘧疾死亡,自古以來,死於瘧疾的人數遠遠超過死於戰爭的人數。為尋找抗原藥物,全世界的科學家付出了不懈的努力,僅美國就耗資四點五億美元,篩選了二十一點四萬個化合物,但始終沒有大的進展。直到今日,它仍和愛滋病、癌症一起,被世衛組織列為世界三大致死疾病之一!

                          一九三○年十二月三十日,屠呦呦出生於浙江寧波,她家是儒商世家,舅舅姚慶三是著名經濟學家,曾任香港甬港聯誼會會長,對祖國的金融事業貢獻良多。屠呦呦十六歲時患上了肺結核,整整經過兩年多的治療,才得以痊癒。患病的折磨和苦痛讓學醫的種子在柔弱少女心中開始萌芽,一九五一年,屠呦呦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北京大學醫學部,並且選擇了當時還極其冷門的生藥專業。

                          是的,不可估量。根據臨床試驗,屠呦呦團隊提交的雙氫青蒿素片劑不僅對治療瘧疾有效,對系統性和盤狀紅斑狼瘡的有效率分別達到百分之八十和百分之九十,若製藥成功,紅斑狼瘡這一「老大難」疾病也將得到更有效的治療方法。

                          作為女性,我對屠呦呦的佩服和敬仰是發自心底深處的,而作為一個信仰科學的普通人,我對屠呦呦為人類生物科學做出的貢獻更是有着無限的敬服和感動。日前,屠呦呦及其團隊提出應對「青蒿素抗藥性」難題的切實可行治療方案,新方案顯示經過多年攻堅之後,屠呦呦團隊在「抗瘧機理研究」、「抗藥性成因」、「調整治療手段」等方面均取得新突破。

                          說起屠呦呦,大家最為熟悉的,應該就是二○一五年的諾貝爾醫學獎了——這是多少年來多少中國人的渴望,其意義我無需贅言。在人類醫學的舞台上,被稱為「青蒿素之母」的屠呦呦獲獎無數,榮譽無數,這些光環固然要有,其實也並不能讓我們真正知道「屠呦呦」這個名字,對人類的價值和意義究竟是什麼。

                          那麼,青蒿素的問世意味着什麼呢?也同樣是一組令人驚嘆的數字:自二○○四年世衛組織正式將青蒿素列為瘧疾的首選藥物之後,全球死於瘧疾的人數下降了百分之三十八,全球四十八個國家,包括十一個非洲國家,瘧疾發病率和死亡率都下降了百分之五十以上。

                          獲得諾貝爾大獎之後,屠呦呦還將大部分獎金捐獻給了母校北京大學和工作一生的中國中醫科學院,通過設立屠呦呦創新基金,重點扶持更多的青年科學家。儘管屠呦呦年事已高,身體也不是太好,但她還是堅持與年輕人交流,堅持進行更深入更完善的生物醫藥研究。

                          那時,沒有人能想到,在這條路上,她會獲得那樣的高度,她的名字會給祖國都帶來諸般榮耀。

                          話至此處,除了為中國醫藥科技自豪,為屠呦呦團隊驕傲之外,我想,我們更應該在自己的領域裏努力發展——生命不息,前行不止!

                          由於屠呦呦團隊並沒有申請青蒿素抗瘧藥的專利權,所以青蒿素抗瘧藥沒有成為天價藥,而是低價甚至免費向患者提供,截至目前,青蒿素聯合療法治愈的瘧疾病患已達數十億例,他們多是飽受瘧疾之苦的貧民百姓,尤其是死亡率最高的兒童。非洲人民稱這顆藍色小藥片為「來自遙遠東方的神藥」,諾貝爾生理學和醫學獎委員會成員漢斯.福士貝格,在評選屠呦呦為諾貝爾醫學獎獲得者時說:「她的發現對於人類的影響無法估量。」

                          今日关键词:中国橄榄球进奥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