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袍融合-又有谁不痛-田纳西的新闻界

                                  • 时间:

                                  斯特恩突发脑溢血

                                  同袍們,堅持下去今天拆了一半釘子,終於看到新右臂的臉孔,大腿皮膚和手臂皮膚融合在一起的裂紋彷彿向我微笑般揮手:「你好,你是小虎嗎?」我說:「對,就是我!」他還在滲血回應我:「請多多指教!我沒事!」

                                  10月1日,港警小虎Sir在執勤時,被暴徒鏹水(濃硝酸、濃鹽酸等的俗稱)水槍射中,後背與整個右臂被灼傷,皮肉壞死,造成永久性傷害。在治療過程中,不論是身體上還是心理上,小虎Sir都承受了常人難以想象的痛苦。

                                  ——10月23日近日,在我身上多了一個稱號——「英雄」。這光榮的稱號對我來說,實在當之有愧!

                                  ——10月30日術后第二天,滲血。右腿刮下來一半的皮膚,包在了手臂和背部的傷口。

                                  ——10月17日到醫院治療時,只想着這些傷過兩天就好了,心裏還惦記着較早時報名的即將在10月13日澳門舉辦的搏擊比賽,想出院後過幾天再練拳。原來我仍不知道這次受傷的嚴重性。一直籌備和期待的格鬥旅程,看來要擱置一段時間了。

                                  ——10月19日

                                  ——10月25日自十月一日至今,基本上每天大清早都要洗傷口。

                                  讀港警小虎Sir的日記,隔着屏幕都能感覺到他的痛

                                  今天…我!終!于!過!關!了!

                                  醫生說了幾個重點:清創、植人工皮、數個手術、留坑……頓時很難接受,一次執勤,我可能再不能握拳頭了……

                                  這些日子,痛絕人寰。但我總算也打破了好多「不可能」。

                                  可能有些人會覺得你很醜。不過,如今,你是我光榮烙印的勳章。

                                  ——11月8日

                                  其實我挺討厭這環節的,畢竟瞪睛看着連皮都沒有又赤裸裸的傷口,和敷料乾乾地黏在一起再撕開,最後用消毒藥水清洗一遍。

                                  今天一切依舊,仍然選擇不用任何止痛藥,不用嗎啡,不用任何藥物,在清醒的情況下,再三挑戰自己。

                                  ——11月5日「咔…啪嗒…噠!」看着鉗子插入已和表皮融合的釘子中間,輕柔地把它們逐個剪陷再夾出來,隨着聲音節奏,正式解下了束縛我快達四十天的枷鎖。

                                  同袍們,一定要堅持下去!守護我們的法治防線!保護我們的家園!因為我們是從不畏懼的「香港警察」!加油!

                                  我在吶喊極度痛楚,這種痛楚我還要經歷最少四次。你知道我有多痛嗎?我真的很痛很痛很痛

                                  在手術室,醫生把釘在我身體上兩星期的人造植皮活生生地撕開,身上數百粒金屬釘一粒一粒地拔出來。活生生地看見自己的鮮血、淋巴水液和正在發炎的血肉組織,這個血肉模糊的場面,再加上皮肉再被撕開的痛楚,令我幾乎忍受不了。

                                  但願疼痛能讓更多人清醒,而痛過之後,能迎來傷口的愈合!

                                  但願一覺醒來,一切都只是一場夢。傷口,再也不見,這個城市,回到從前!

                                  哈哈哈,只能说痛中带爽吧。——10月27日

                                  我認為「英雄」這個光榮的稱號,應該是屬於一直守在最前方而不為人知的一眾警察同袍、也屬於一直低調並實際執行支援前線的後勤同袍、更加屬於一直在前線同袍背後永遠默默支持並受着凌辱仍毫無怨言的家人!

                                  「痛得快瘋了」我受傷當日,已經打8支嗎啡止痛……醫生雖然同我講我沒有生命危險,但我右手神經死了,需要做2至3次手術,住院很長時間。

                                  無怨無悔身後有十四億同胞的支持,當我看着受傷的臂彎時,縱使將來康復之路更是遙遠,但我自覺也無悔此生了!即使回到過去,我仍會毫不猶疑衝上最前線執法,因為我要守護應該要守護的地方——香港是我們的家,絕不能給搞亂!

                                  ——10月31日

                                  ——10月17日真是好痛好痛好痛  痛得快瘋了,我人生從來未試過如此的痛。這種煎皮拆骨的痛令我頭皮也麻痹了。

                                  痛過之後,迎來愈合今天,是第三次植皮手術。將會把我大腿的皮膚,植入到三個傷口中。我知道,這很困難,但有些事情,再困難也得去做。全身麻醉后,世界將變得安靜。最近確實有點累了,讓我在手術台上休息一下吧,至少不用再去面對那些割裂。

                                  躺在病床上的我,很痛。但真正愛香港的市民,又有誰不痛?曾經最引以為傲的家園,再也不見昔日的安寧。而這個摧毀美好的惡魔,竟假借自由之手!

                                  今日关键词:漫威关闭电视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