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對派-一旦反对派夺取了立法会选举过半议席-站长资讯

                                  • 时间:

                                  武汉解封倒计时

                                  第二,中央將如何看待反對派奪取過半數立法會議席?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曾用反對派「奪權」,來形容反對派奪取立法會議席過半。因為,根據基本法的有關規定,政治體制包括立法機構,也就是行政長官、行政機構、立法機構、司法機構、區域組織及公務員,都是特區政府建制的一部分,如果立法機構由反憲制的人士為主導,那麼將嚴重違背基本法的立法原意。駱惠寧指這是「奪權」其實並不為過。

                                  但是,今天有一文很值得進行討論。明報於3月23日評論版,刊發一學者寫的題為《議席不過半 9月或是最後一場立會選舉》的文章。該文指出:很多人認為,若泛民及非建制派不能在9月的立法會選舉中,爭取議席過半的後果,只是失去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去爭取「五大訴求」。但是,真正的代價,極有可能是從此失去一個有公平和有競爭的立法會選舉。因為,中央必定會用盡一切方法,「堵塞」這個讓反對派有機會取得過半議席的「漏洞」。作者甚至認為,一旦反對派奪取了立法會選舉過半議席,中央只有兩個選擇:第一,是接納泛民及非建制派的要求,而其中不能缺少的當然是落實雙普選,在香港建立全面的民主政制。第二,是不惜一切,用盡方法,包括了違憲及違法手段,推翻立法會的選舉結果,甚至取消整個立法會。

                                  對於這屆立法會選舉的結果,各方都在猜測,但有一點,反對派決意奪取過半議席,不但宣之於口,更行之於途。這就有三個問題值得討論。

                                  第一,一旦反對派奪取了立法會的過半議席,對香港會有什麼惡果?反對派區議會選舉過半後,香港地區事務特別是涉及基層民生事務,已經處於癱瘓狀態。若然建制派失去了立法會的多數議席,這將意味着對中央及特區政府抱有敵意的反對派取得了立法會的主導權,這不但會令特區政府往後的施政困難重重,而且「一國兩制」也會受到嚴重挑戰。這恐怕也將是自香港回歸以來,首次出現地方立法機構與中央政府對立的局面,這是真正的憲制危機,比失去區議會的主導權後果更為嚴重。

                                  文/周春玲9月立法會選舉的日子所餘不足半年,雖然新冠病毒疫情仍是香港市民關注的焦點,但各政團對選舉不敢有絲毫放鬆,落區派發口罩、送消毒水比比皆是,甚至有議員到日本、到武漢安排將港人接回港。這些都是體現愛心的一部分,也是選舉工程的基本動作。

                                  (作者為全國政協委員)(新聞中心供稿)責任編輯:Iris

                                  第三,中央會坐視不管香港憲制將出現危機嗎?答案一定不會。已逝世多年的基本法草委李福善先生當年就指出,雖然聯合聲明中提到將來的立法機關是由選舉產生,但「選舉」一詞很有彈性,可以包括多種選舉形式,而什麼時間採用什麼形式,關鍵視乎社會的實際情況。這句話很有預見性。如果「社會的實際情況」出現了與基本法的憲制要求發生衝突,那麼「選舉」形式就可能發生改變。因為基本法賦予中央對基本法的解釋權、任命權、審查權等,所有這些權力的底線,是必須確保香港特區實施「一國兩制」的方針政策,不得損害國家的主權、安全和核心利益。如果出現了這些情況,那麼作者所指的「9月立法會選舉將是最後一屆選舉」也並非不會發生。當然,我相信中央並不希望看到香港特區出現這一局面,這只是反對派的一種推測而已。

                                  今日关键词:黄蜂女演员道歉